狗熊有话说

BearTalk

新西兰中文先驱报专访:拿银蕨签移民的IT男,一个优秀技术宅的自我养成

新西兰中文先驱报专访:拿银蕨签移民的IT男,一个优秀技术宅的自我养成

这是新西兰中文先驱报在前段时间对我进行的一次专访,和美女记者番茄捣蛋聊了一上午,讲述了很多自己的故事。并且,很意外地,在我回国前一天,这篇报道在报纸头版、微信和网站都发布了。于是就有了我在回国的航班上,看到一堆有着自己报道报纸的惊喜。

把这篇文章转贴到这里,一是为了让更多新结识大狗熊的朋友,了解一些我之前录制播客的故事。另外,也是为了提醒自己,这些东西都是过去,而过去心不可得。“向前看”,才是面对未来的最好姿态。

herald-001


如果你恰好是技术流,那你很可能听播客。如果你确实听播客,那你多半知道「狗熊有话说」。如果你知道「狗熊有话说」,那你对大狗熊一定不陌生。

2012年7月,大狗熊创办了自己的独立音频及视频播客「狗熊有话说」,内容以分享个人经验为主。那一年,距离中国第一播客「反波」的诞生已有7年。尽管「反波」一经推出便荣获该年度德国之声国际播客大赛最佳播客,但由于彼时中国智能手机普及率较低,3G技术尚不成熟,对大多数人而言,收听节目必须依赖PC,在便携性上大打折扣。这也就解释了「反波」为何从始至终都只是小范围内流传的少数人游戏。

herald-002

在「狗熊有话说」上线那年,iPhone已经推陈出新到第五代,智能手机刚刚在中国经历了一轮井喷式发展。传播学者麦克卢汉曾经说过,媒介即信息。媒体更迭不仅改变信息的传播方式,更重要在于重塑个体的社会感知。当智能手机逐渐爬升到注意力经济的金字塔顶端,随之而来的是以手机为切入点的媒体传播开始大行其道。乘着这一轮东风,加上诚挚深度的内容,「狗熊有话说」问世以来即扶摇直上,被当年还不流行刷榜的苹果iTunes授予年度精选最佳社会与文化播客,并得到大图首页推荐。此后,大狗熊更为人所熟知的身份便是人气主播。

herald-005

当大狗熊坐在对面温文尔雅谈吐了半小时之后,我才恍惚将声音的大狗熊和画面的大狗熊声画同步起来。如果只用耳朵判断,我会倾向于认为他是外向开朗的,总以为做主播的就算不能舌战群雄也必须要口吐莲花。可是面对眼前这个沉稳又带着几分腼腆的人,我却只想用安静形容。随着交谈不断深入,大狗熊人气主播的标签逐渐黯淡。代之而起的,是他非典型模范生的逆向漂流轨迹。

在八线城市打磨一流技术

在资源分配不太均衡的中国社会,相当一部分人怀有一线城市迷思。根据一份2017年发布的「八城市大学生就业流向报告」,在接受调查的数十万大学生中,超过三成的重点大学毕业生选择一线城市作为人生下一站。要知道截至2017年,中国总共有654个城市,而传统一线城市只有北上广深4个。即使算上杭州、成都、武汉等新一线城市,占比也不超过3%。对于刚刚毕业的青年学生而言,似乎每个人都笃信广阔天地大有作为,至于何为广阔天地,很多人更愿意将目光锁定一线。因为这里有更完善的机制,更优质的资源,更充足的机会,诸如此类似乎都是成功路上必不可少的条件。于是在一些人眼中,只有大城市才是无限接近梦想的地方。如果从这个视角出发审视互联网行业,便会发现这几乎就是IT圈的金科玉律。在「知乎」一个关于程序员友好城市的提问中,回答清一色北上广深杭,昆明属于那种用眼角余光努力扫视都看不到的角落。尽管人们普遍相信互联网为社会带来了一场去中心化革命,但就行业本身来说,从业者还是更倾向趋中心办公。

herald-006

显然,大狗熊绝对不是环境决定论的拥趸。作为一名从事iOS端App策划和开发的设计师,大狗熊选择昆明这个他口中的八线城市作为事业起点。远离行业中心,没有企业聚集带来的规模效应,他必然会面临一系列资源上的劣势。即便如此,他还是和团队一起做出了诸如「胤禛美人图」、「每日故宫」这样的热门应用,其编程和设计水平深受业内好评。跳脱外部资源的束缚,用主观能动性去弥补客观环境的短板。不必背井离乡,用八线城市的资源就能实现别人在一线城市的成果,大概这才是自由的最高定义。

正如康德所说,接受因果律支配的人是没有自由意志可言的。败者永远能为自己找到各种站得住脚的理由,真正的强者才不受外部环境影响,即使在逆势中依旧有所作为。就像有些人,给他100分的资源可以得到80分的成绩;而另一些人,给他60分的资源却能做出90分的水平。

我想,大狗熊属于后者。

计划外移民

如果说定居昆明是大狗熊有意把自己放逐到IT产业的边缘城市,那2016年,他的自我放逐工程进一步升级。离开互联网发展如日中天的中国,转身来到偏居世界一隅的新西兰,这个传说中的养老天堂。

那个时候,大狗熊已经在国内成立自己的互联网公司,出版过一本科技类的故事型应用书,拥有一个超过6万人订阅的个人播客,甚至有风投主动抛出橄榄枝。我不太愿意用成功二字形容大狗熊,因为在当今社会,这个词已经被过于物化。但客观而言,他又确实符合许多可量化的成功标准。在大众定义的成功道路上,他走的还不错。就在生活貌似日臻完美时,大狗熊突然给自己的人生剧本新僻了一条故事线。这一次,故事背景设置在南半球的中土世界。
herald-007

这个世界上聪明的人很多,努力的人也很多,但并不是聪明且努力就一定会成功。因为有时候,还需要那么一点点运气。而在运气方面,大狗熊无疑是上天的宠儿。在新西兰移民局于2016年面向全球发放的300个银蕨签证中,大狗熊一家独占两元,和太太先后抢到名额。这当然是运气,但又不只是运气这么简单。因为在运气光临之前,你得先表现出足够的诚意,包括去考不一定能用上的雅思成绩、仔细研究网络配置、熟悉申请流程、准备支付账户。在此过程中,还得不断遭受此事希望渺茫的打击,面对99%的败率仍然选择相信那剩下的1%,不被消极意志打倒。只有扫除了这些障碍,运气才有可能如约而至。

来之前,是期待,是乐观,是欣喜。来之后,是压力,是现实,是焦虑。要在9个月内找到符合移民局标准的工作已属不易,偏偏这时,又传来太太有孕的喜讯。开心之余,所有压力都被堆到大狗熊一人头上。登陆奥克兰之初,他们曾经住过青年旅社,因为找房子被困消防通道,搭火车坐错方向,不太敢和陌生人说话。尽管文化震撼多为琐碎小事,却日复一日蚕食着个人的精力与自信,直至陷入焦灼。好在N次跌倒之后是N+1次爬起,焦灼完毕依然选择敞开自我积极融入社会,结果,仅两个月后大狗熊便已提交移民申请。

天助自助者,这句话一点也没错。

不好为人师的人师

除了专注应用开发和个人播客,大狗熊还曾经是云南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授课老师,每周都去学校传道授业解惑。但在与他的交谈中,我却一点都感受不到他好为人师的冲动。

要知道,在这个见人就喊老师的年代,老师二字已经跌份的快跟路边摊白菜一个价。随便打开一个公众号,都有好事者提供人生规划指点生活迷津,教你如何月薪5万。可以说,好为人师几乎成为社会的时代病。反观大狗熊,不论播客节目还是当面对谈,他永远以一副谦和的姿态自居。从来不企图影响别人,只是抱着分享的初心,或是个人生活感悟,或是工作学习心得。

我想,一个优秀的技术宅绝不会张口闭口就跟你掰扯技术满嘴跑火车,而是相信技术并非世界主宰,因为科学的出现终究只是为了让生活更美好。在「十三邀」的一期对谈中,王小川曾经说他相信风水。由于长期身处科技领域,他比别人更有机会了解科学的边界何在。这个世界有太多东西是科学技术无法解释的,所以对于科技之外的东西,我们始终要保有一颗敬畏心。而大狗熊的敬畏就在于,坚持以学习者的姿态迎接生活,这样才能不断从中汲取营养。

尽管自诩为技术宅,在我眼中,大狗熊一点也不宅。硬要说宅的话,我想在他这里宅代表着宅邸,里面装着家庭与生活。因为一个优秀的技术宅不会让技术凌驾于生活之上。在技术的浩瀚星空里,总该有第五元素的一席之地。

Article Comments